首页 > 新闻动态 > 用指尖抚摸他的脸庞 > 正文
【健康界】除了“请进来送出去” 医院人才培养不妨试试这几招
来源:健康界(2017-12-18)  责任编辑:宣传处 伍晓丹   发布日期:2017/12/28 16:24:28  查看次数:1590 次

每每提到人才培养,大多数医院给出的答案都是“请进来,送出去”。让人不禁想问,在人才培养上医院还能不能有点新点子?作为人才培养土壤的重点专科建设,各家医院都在如何“培育”?

12月16日,在新时代公立医院建设与发展“珠江论坛”关于“学科人才与临床重点专科建设”的分论坛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管理者还真带来了不少新意。

有几个医生是通过自由执业成长起来的?

人才竞争一直都在,只不过近几年尤为激烈。这是因为,医疗市场趋于多样化,医生们发现,在公立医院任职不再是唯一或“最好”的选择。于是很多人开始担心,公立医院留人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在北京智建方成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原副院长陈方看来,公立医院依然是培养医生的标杆,“现在所有医生都是公立医院培养的,很少有医生是通过自由执业成长起来的。”他提醒到,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职业生涯,在进入医疗市场和选择的过程中,一定要小心。

关于人员流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院长助理万鸿君认为,公立医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主动权。在他看来,新时代的公立医院不能再依靠规模扩张,应该注重质量和效益的提升。“这就要求医院要结合现有岗位的实际,通过绩效考核淘汰一些人,最终达到人员结构、数量与现有岗位的匹配。”

新人需要吸引 旧人也需要保护

要达到“人才结构合理”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既需要在相应专科配备骨干人才,也要适当储备优秀应届毕业生。后一点上,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充分发挥了大学附属医院的优势,将人才培养进行了“前移”。

因为背靠中山大学这棵大树,该院在医学生没有毕业之前就开始“下手了”:在毕业生的前十五名里面挑选五位,帮助他们联系合适的国外研究机构,并给他们两年的时间学习研究技术。“在毕业前,我们就先签订协议,这就代表他们已经是医院的员工了。”周灿权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除了学术、医术上的培训,非在编人员的待遇也是医院学科人才培养急需解决的问题。甘肃省人民医院就抓住了这一点,不仅实现了非在编人员与在编人员同工同酬,还实现了同工同待遇。该院副院长蔡辉介绍,甘肃省人民医院对于非在编技术人员实行全员人事代理、分级管理,并且为非在编人员购买五险一金,缴纳比例与在编人员相同。与此同时,该院的非在编人员在绩效分派、政治待遇、出国培训、评先评优上都与在编人员有同等机会,医院还大胆启用非在编人员担任中层职务。

其实,无论是新人的引进还是旧人的培养,医学人才的发展过程中都不能少了“人文”这一味药。为了让人文与技术接轨,广州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耿庆山在院内建立了白求恩学堂,从2015年起,每周四下午四点到六点只讲人文不论技术。白求恩学堂的内容不断丰富,期间还邀请过林清玄这样的文学名家,请过钟南山、秦伯益等院士大咖,也请过美国教授蒋蔚讲医患沟通。

只要一种手术做强 这个专科就能出彩

和人才培养相似,每家医院的专科建设也都根据各自的需求,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和定位。

沈阳军区总医院的目标之一是建立示范性医院,希望通过示范性技术,帮助医联体内的其他医院提升技术水平。不管是几百人的大学科,还是只有十几人的小学科,医院都鼓励他们至少打造一项示范性技术。该院院长侯明晓解释,小专科和大专科不在一个平台上,竞争没有优势,但他们至少要有一种手术或诊疗做得好,这样才能在医院有出彩的机会。“不一定要样样都很强,只要有一种疾病的治疗够好,就能达到示范的作用。”

和侯明晓的关注点不同,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目前在学科建设上的主要目标是打造一个国家级平台。每一年的复旦医院排行榜中,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都能进入前十。但医院对这个成绩似乎并不满意。“很奇怪,我们有28个临床重点专科,但还没有一个国家级医疗平台,”该院副院长周灿权说,“整个医院就像一个高原,但是缺乏一座高峰。”

“国家医学中心”是人人争抢的香饽饽,“瞄准了这个目标,不管靠不靠谱,都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方向。”周灿权说。

无论是“平原学科”、“高原学科”还是“高峰学科”,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何建行认为,各个学科之间都是有机会互相合作的。外科医生出身的何建行分析,手术的定义越来越广,它已经不单是外科的事情了,还包括内科、康复等。他举了一个肺切除的例子:有位患者肺部肿瘤较大,肺功能较差无法做手术。最后他们联合院内的内分泌科、中医科、康复科、营养科等进行多次讨论,得到的方案是让患者先减重,改善肺功能和其他器官功能,再做切除肿瘤的手术。何建行说:“现在在我们医院,你可能会听到一个内科医生说‘我一会儿有手术’。”

媒体报道链接